广东龙美集团有限公司

并购:一场无奈的婚姻游戏

一张床上躺着的男女,未必就是夫妻,这好象符合中国国情,更能和国际接轨。这样的结合如若在现实的婚姻中是没有财产分割的问题的,充其量是包养的费用。很难上得了台面!

    如果一个漂亮的姑娘对你说:我爱你!你一定别上当。我敢断言:这个美女的左手在撂着裙角,而右手则紧紧揣着装在兜里的匕首;脸上的表情是桃花满面,脚颈上的力气却是秋风扫落叶;嘴上说着亲爱的,心里却是骂着他妈的。尽管你是个离异的男士也千万要有多远走多远!

    如果说达能是因为“爱情”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那么宗庆后的挥泪则是他在为自己无奈的“联姻”而买单。

    上个世纪的提饮料业民族品牌在来势汹汹的市场经济竞争中,一个个开始没落,先是新生贵族“旭日升”的债台高筑,导致关门大吉;紧接着就是乐百氏陷入了资金危机,产品结构迅速发生变化,最终也草草谢幕;健力宝集团随着广州健力宝大厦的建成,三水总部也屡屡折射出危机,几经折腾,由张海易手李志达,再到三水政府的接管,这个曾经素有“东方魔水”之称的民族品牌也大江东去,成了昨日黄花;一直牛气冲天的娃哈哈集团在近期也因为和达能的并购产生的纠纷,最终以董事长宗庆后的挥泪而几近险象丛生。

    然而这些企业除了率先夭折的“旭日升”集团是因为资产不良的原因出局,其他的企业在一定程度上都或多或少地和并购有着一定的关联。对于并购的认识大家可能会认为是一种品牌无限扩张的契机;也会有人认为并购是一种参与国际竞争的“话语权”或者可以说是“入场券”;更有人把并购当成了一个企业成熟的标志,在起码的认识上,好象并购是一种业绩可以飙升的标志。因此,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企业家,都对并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感冒”。倘若真正意义来说并购,我们就要正确看待并购行为中的几个关键元素:资本运营,品牌内核,企业文化,管理模式以及利润分配。

 在企业的运营中,资金链是最为重要的,如果没有良好的资金链条,再去谈什么销售,谈什么竞争,谈什么文化,那只能是猴子捞月亮。我们有过上个世纪牟其中的案例,玩儿着“空手道”就把前苏联的图754玩儿到了四川航空,先不要去甄别牟先生的真伪和善恶,单单来看待他对资本的认识,有必要承认:他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在资本运作上,几乎不比张海和李志达等人逊色。牟其中在当年之所以能成功,恰恰是因为他对当时时局的控制,以及市场经济前期体制的不完善有着深刻的认识。而他的失败恰也是因为资本导致的,毕竟一个优秀的企业没有牢靠的资金链条,等待着机会主义来临时候一桶一桶沾染着“罪恶”的原始积累,那样一夜暴富的机会和所得只能维持一个表象。对于企业的现实运营没有丝毫的积极意义。还要说到娃哈哈事件,达能的资金强大是有目共睹的,但是达能之所以在和娃哈哈的并购事件中能占据上风,百凸认为并不是资本的作用有多大,而是在与相互双方手里的底牌,达能想把宗庆后“拿下”,而宗庆后也想把对方“撂倒”,资本的作用在整个并购中显然起着决定的作用,但是更为主要的原因则是:双方的动机和前提,起码他们的想法是不一致的。就好象居家过日子的两口子一样,男人花了财礼,购置了结婚用品是为了娶一个老婆生孩子过天期,而女人的想法则是通过婚姻使自己的生活从“地狱”到“天堂”的转变。一纸婚约使她由“无产者”成了“有车,有房”的“有产阶级”。

    婚后的俩人一个是为了养家而奔波,一个是为了婚内财产而揣度,那么这样的“婚姻”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没有共同的目的性,婚姻也就成了同床异梦,眼下的企业并购又有哪个不是这样的心态呢?并购企业也一样,一个是想“借鸡下蛋”扩张市场,而另外一方则是想着把现成的“鸡”给催化的成了下蛋的金鸡,对于“鸡”日后的状况他们无从关心,因此双方的资本在“鸡”的味蕾里一个是源源不断的“鸡饲料”,而另外一个则可能是有着激素的“鸡饲料“或者是砒霜。对于企业的机能,双方的立场是不一样的。资本在这样的现实处境中,也就成了各自手里的最后的底牌。谁见过俩心思的夫妻能把日子过到底的?

    品牌是企业的成果,更是企业通往市场的一个重要整合手段,并购企业就象是半路夫妻一样,品牌就是他们的“结婚证”,他们要为之付出自己的心血,也要为他们的“姻缘”的质量提升而具有相当的责任。恰恰表现在企业并购中的这种相互责任和关系也就本身注定了品牌的质地和内涵。不容怀疑的是;在企业的并购中,双方企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的目的性似乎很明确,待购的企业是为了通过有效的资金保障来扩大自己的品牌。其实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品牌是需要双方的资源互补来完善和积累的。这个过程怎么控制呢?百凸以为应该是管理的过程,这个管理不是单一的制度落实,合同修订,最重要的是资源的管理,资源的系统性反思和相互的补充。品牌内核是什么?很多人,包括很多企业家都不知道什么是企业的品牌内核,宗庆后先生以为抓到一纸商标就是品牌了,达能以为抓到对方的杭州的生产线就是品牌了,就连我们一直看好的内蒙乳品企业一样,认为有着渠道和通路的优势就是品牌了,其实不然,品牌是相对的系统的东西,他不是单独存在的。


 我们都知道风靡全国的青岛啤酒在全国各地收购大大小小的本土啤酒企业,大到年产20万吨的汉斯啤酒,小到楚雄年产三万吨的德力高啤酒,而青岛啤酒的合作方式基本上也是并购,直接将其接管,在资金上有效的整合,至于产品的质量,口感,生产工艺,标准,流程却没有任何的改观,美名其曰“本土化”。但是在这一系列的问题后,我们的企业家是否看到了真正品牌的内涵是什么?其实品牌就是一个企业+商标+综合文化的影响。也许我们很多人还记得美国钢铁大王那句话:如果,把我现在的设备拿走,留下我的人,几年后我又是一个钢铁大王。为什么呢?其实百凸以为这就是品牌的优势,他无论是在技术上,人才上,工艺上,管理上,文化上都具备了东山再起的可能,因为这些因素带来的优势不是资金可比的,也不是设备可比的,更不是一个商标可比的,说到底就是品牌文化。

    这么多年了,如果没有达能和娃哈哈的纠纷,国人可能还不知道,宗董事长和达能这一“不平等条约”,他们还一直以为喝娃哈哈就是爱国呢。

    有个笑话是这样说的:各个国家的新娘子进了洞房以后的第一句话都不一样。这话看起来是笑话,但是听起来确实有道理,毕竟各个国家的文化差异还是存在的。因此百凸不得不再次老生常谈:企业文化。达能是什么样的企业,是国外的企业,他即使能完全拥有了娃哈哈的产权,可依照他的经营思路和文化影响,能有娃哈哈那么好的销售业绩吗?其实笔者倒认为达能有“诈尸”的嫌疑,毕竟一个只有资金的企业就好象一个武夫只能在马背上徜徉一样,下了马他他妈的狗屁不是。娃哈哈的企业文化,娃哈哈的通路文化,渠道文化,以及所形成的行业影响力难道就是靠钱能解决的吗?不然,否则周小川就能接手娃哈哈了,还用等什么达能,中国人民银行难道不比达能有得搞吗?必须承认娃哈哈在经过几年的发展,其企业文化,行业影响力,渠道通路都已经融会进了其特色文化,并不是任何哪个企业就模仿来的。值得欣慰的是娃哈哈的企业文化,品牌文化植根与中国本土文化,什么狗屁洋鬼子少来这里装大尾巴狼。

    还有两个重要的因素:利润分配和管理模式。现在百凸认为,现在谈这两个问题就好象谈婚内强奸和离婚财产隔离一样,其实本身就是一个“不平等条约”那么就不存在这些因素了,而并购也就是一场国际姻缘一样,其实最后结果只能是败北,综观历史,好象还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和国外并购能白头偕老的。也不是说外国的月亮就圆或者不圆,其实就那青岛啤酒来说,如此大肆并购也未必是好事情,因为这些“后娘”的孩子在那天没有了奶的话,首先要砸的就是你强奸民意挂在门口那个具有品牌性质,但是却含有本土文化的牌子,尽管他们不会闹到“离婚”的地步,但是你总不能限制我和人“私奔”吧?

    并购本身就是一场婚姻游戏,离开一个旧世界,而后组建一个新世界,随之再打破一个旧世界,再组建一个新世界。如此反复,我们听到的不是枪炮的声音而是职工饭碗落地的声音,就好比杭州西子湖畔醉人的歌舞一样,这样的闹剧到底几时方休?

    来源:世界经理人

| 发布时间:2011.04.13    来源:世界经理人    查看次数:2571